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资讯 > 海洋工程
重组转型!全球最大海工巨头退出钻井平台市场
发布日期:2021-02-03    信息来源:国际船舶网    浏览次数:     字号:[ ]

全球最大的海上钻井平台建造商——新加坡吉宝岸外与海事将放弃钻井平台建造业务。为了实现“愿景2030”发展蓝图,吉宝企业正抛弃重资产模式“轻装上阵”,转向海上可再生能源和基础设施项目领域寻找新机遇,而打造海上数据中心或将成为吉宝未来的支柱。

吉宝岸外与海事将放弃钻井平台建造业务重组转型

1月28日,吉宝企业(Keppel Corp)宣布,在全球能源转型及石油行业面临重大动荡之际,子公司吉宝岸外与海事将进行重大转型重组,彻底退出海上钻井平台建造业务,并将重心转向基础设施项目和海上可再生能源。

通过重组,吉宝岸外与海事能够将钻井平台资产的建造和所有权从核心业务中分离出来,从而使吉宝岸外与海事成为一家更加精简、资产更加轻便、人员也更少的企业。

作为转型的一部分,吉宝岸外与海事将重组为三个部分:一家钻井平台公司(Rig Co)和一家开发公司(Dev Co),这两家公司将作为临时实体,持有吉宝岸外与海事约29亿新元(约合21.81亿美元)的已完工和未完工钻井平台资产;第三个部分则是一家业务公司(Op Co),由吉宝岸外与海事的其他业务部门组成,这家公司将转变为一家轻资产、轻人员的海上能源和基础设施资产开发商与集成商。

其中,钻井平台公司将负责持有吉宝岸外与海事已经建造完工的钻井平台,使这些平台能够投入使用,或是在有合适时机时及时出售。开发公司将致力于建造未完工的钻井平台,优先考虑完工那些与客户签订固定租船合同的钻井平台,一旦所有的在建钻井平台全部完工交付给客户或是转移给钻井平台公司,开发公司将直接关闭。

另一方面,分离后的业务公司将拥有健康的资产负债表,不受库存钻井平台资产的干扰,净手持订单量达到了33亿新元,其中82%来自可再生能源和天然气解决方案。该公司将抓住能源转型的机遇,逐渐实现自给自足、财务独立并盈利。

据悉,吉宝岸外与海事的重组工作将即刻开始,预计在未来两到三年内完成。为反映新的业务重点,吉宝岸外与海事将进行品牌重塑工作,并完善其愿景和宗旨。

重组期间,吉宝岸外与海事将不可避免地迎来大幅裁员,其船厂网络将会重新调整用途或是被剥离。吉宝企业称,目前尚不能确定吉宝岸外与海事的裁员规模,但其中一些员工将接受再培训。目前,吉宝岸外与海事拥有1.05万名员工。

另外,吉宝企业首席执行官、吉宝岸外与海事董事长卢振华(Loh Chin Hua)透露,针对吉宝岸外与海事的重组,吉宝企业也在探讨其他“非有机”选择,即合并和脱售,但不保证最终会促成任何交易。

“当我们成功执行这些计划后,将会看到一个转型并更具有竞争力的吉宝岸外与海事,支援全球能源的转型。”

抛弃重资产模式,打造海上数据中心

吉宝岸外与海事的重组是吉宝企业实现“愿景2030”发展蓝图的一大举措。吉宝企业希望从以庞大项目为主的盈利模式,转向经常性收入模式,尽力实现15%股本回报率(ROE)的目标。为此,去年9月吉宝企业披露将对吉宝岸外与海事业务展开策略检讨。

此外,吉宝企业实现“愿景2030”的另一个重要策略是轻资产。作为其轻资产业务模式的一部分,吉宝企业根据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资产负债表,确定了总账目价值为175亿新元(约128亿美元)的资产,这些资产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套现并用于增长计划。

吉宝企业这175亿新元的可变现资产包括70亿新元的土地储备和正在发展的项目、48亿新元可通过房地产或其他投资信托变现的资产、39亿新元的非核心资产(包括吉宝岸外与海事的钻井平台)以及18亿新元的投资。

通过抛弃重资产模式,吉宝企业计划“轻装上阵”,将资源重新部署在数据中心、环境解决方案、再生能源、城市发展以及资产管理等方面,掌握新的增长机会。吉宝企业认为,这些领域的发展并未受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部分领域反而因为疫情加速。

吉宝企业已经启动了海上数据中心构想作为将数据业务培育成支柱的突破口。吉宝企业在新加坡东部洛阳(Loyang)地区的码头与澳大利亚物流公司拓领控股合作,进行海上数据中心的验证工作。吉宝企业已经于2019年中期发布了海上数据中心的概念,并于2020年4月开始与拓领等展开联合调查,计划利用拓领的物流基地实施海上数据中心的测试。

海上数据中心的特点是利用海水进行冷却,降低电力和冷却水的消耗。在国土面积狭小的新加坡,海上数据中心作为解决土地资源不足的方法而备受期待。海上数据中心将设置在类似钻井平台的基台上,而吉宝岸外与海事在建造建造海上大型结构物方面拥有丰富的技术经验。

电力方面,吉宝企业的海上数据中心将通过在海上设置温室气体排放较少的发电设施来供应。吉宝企业已经于去年6月宣布与三菱重工业联合开发以氢气为燃料的发电设施,同年10月又宣布与大阪燃气出资的企业合作,共同建设使用LNG和氢气的发电设备。

虽然美国谷歌已经在2009年获得了海上数据中心的专利,但截至目前尚未实际建成。目前的课题是在海上设置数据中心需要获得批准,而且在海上建设平台的成本较高。对此,吉宝企业提出的概念是将小型区域组合起来构建数据中心,采用可根据需要调整数据中心规模的方式。

吉宝企业在2000年前后涉足数据中心,目前正在开发运营保管客户企业服务器的数据中心设备。包括正在开发的在内,吉宝企业在亚洲和欧洲共运营27个数据中心。

去年以来,在疫情冲击下,数字化获得飞跃式发展,随着高速通信标准“5G”商用化,数据处理量预计将出现攀升。基于“愿景2030”计划,卢振华表示,吉宝企业将数据中心业务视为增长动力,希望摆脱疫情下的低迷,作为增长型企业而奋起。

世界最大钻井平台建造商,近年来严重亏损

据了解,吉宝企业创立于1968年,在英国皇家海军撤离新加坡后,新加坡政府所有的淡马锡控股在位于丹戎巴葛的吉宝港成立了吉宝船厂(Keppel Shipyard)。1990年代,吉宝企业搬迁到新加坡岛西部的裕廊之后开始将业务转向岸外与海事。2001年,吉宝企业将岸外与海事业务私有化并进行整合,吉宝船厂、吉宝远东和吉宝新满利于2002年整合为吉宝岸外与海事集团。

吉宝岸外与海事是新加坡乃至全球范围内最大的海上钻井平台建造商之一。早在2014年,吉宝远东就曾经凭借一年内交付21座海上钻井平台的出色业绩,击败韩国三大船企,获得吉尼斯颁发的“世界最大海上钻井平台建造商”称号。

然而,随着海工市场长期低迷,过去几年里吉宝岸外与海事的钻井平台业务已经成为影响吉宝企业发展的一大负担。特别是在2020年,油价暴跌加上疫情影响,吉宝岸外与海事在2020年上半年出现了8.9亿新元的巨额减值损失,直接导致吉宝企业上半年净亏损5.37亿新元,淡马锡也因此放弃收购吉宝企业的控股股权。

2020年下半年,吉宝企业业绩同样疲软,净利润同比下滑91%至3100万新元,营收下跌20%至33.92亿新元。其中能源与环境业务全年蒙受11.81亿新元亏损,主要是受吉宝岸外与海事的亏损造成。去年全年,吉宝企业亏损达到了5.06亿新元。

吉宝企业表示,吉宝岸外与海事的重组是为了更好地适应吉宝“愿景2030”发展蓝图,这也是吉宝企业对其岸外与海事业务进行战略生产的一部分,目的是创造一个更简单、更具竞争力的吉宝岸外与海事。

吉宝企业指出,吉宝岸外与海事将在完成现有在建钻井平台之后退出海上钻井平台建造业务,这反映了吉宝企业致力于可持续发展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根据吉宝企业更为严谨的资本配置方式,吉宝岸外与海事将不会承接任何需要大笔前期资本支出或没有按节点分期付款的新项目,并将逐步退出附加值较低的维修业务以及其他盈利贡献低的工作,专注于高附加值项目。

卢振华表示:“受环保问题、技术进步和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的推动,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解决方案在全球能源结构中的份额一直在迅速增长。”

“天然气作为一种过渡性燃料预计将在未来几年取代石油,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来源。为了在这种快速变化的环境中抓住机遇,我们正在采取大胆果断的行动,对吉宝岸外与海事进行转型,以确保其保持相关性和竞争力,并完全符合吉宝‘愿景203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