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资讯 > 水产科技
明月海藻 一棵海藻长出千亿级产业链
发布日期:2021-04-19    信息来源:青岛日报    浏览次数:     字号:[ ]

走进明月海藻集团的中国海藻生物科技馆展厅,有那么几个场景,会让人恍惚觉得是身处食品超市、药店或者美妆店里——

无论是口感爽滑的牛奶、酸奶,软糯细腻的蛋糕、冰淇淋,肉质劲道的香肠,还是保护口腔的口香糖、牙膏,又或是降压药、钙片、多维片等药品和保健品,更不用说明月海藻自主品牌的面膜、保湿霜、防晒霜等化妆品——在这里,你会发现,从海藻中提取的活性物质,已经应用渗透到了日常生活的每个角落。

然而,这只是一棵海藻撬动的千亿级健康产业链的“冰山一角”。

经略海洋是一篇大文章。对于深耕海藻产业的明月海藻来说,其“宏图之志”显然不止于做海藻酸盐、功能糖醇等传统原料产品的世界龙头,而是把触角伸向更多新兴产业。

纵向深挖,明月海藻正在不断探索海藻酸钠等主导产品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应用,推动行业走向价值链高端;横向延展,在面向未来的产业“版图”上,一个海藻健康产业生态系统正在“浮出水面”。

凭借深厚的产业底蕴和引领的创新能力,明月海藻不断突破与海藻相关的海洋健康产业的边界。对此,青岛明月海藻集团董事长张国防表示:“ 明月要把海藻产业做到极致,打造出海洋健康生活新方式。”

专注一棵海藻,做高价值链

诞生半个多世纪以来,明月海藻一直都在和海藻“打交道”。

明月海藻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68年成立的胶南县海洋化工厂。以海带制碘为起点,作为国家战略物资的重要生产企业,胶南海化不仅成为中国最早的海藻加工企业,也成为世界上较早利用海带同时提取碘、甘露醇、褐藻胶的企业之一,切入了海藻行业这个海洋细分产业。

到20世纪90年代末,“老国企”辉煌不再。“胶、碘、醇”从优势产品变成了桎梏公司竞争力拓展的“老三样”。张国防在这时“临危受命”,带领公司改制重生。

此后,明月海藻历经了三次产权改革。20余年间,体制变革为企业带来了新的活力,但明月海藻对海藻的专注始终如一。

如今,明月海藻已经成长为全球规模最大的海藻生物制品生产企业。褐藻胶、岩藻多糖、海藻酵素产能全球第一,约占全球市场30%、全国市场40%,凭借海藻酸盐领域的绝对实力被工信部评为中国制造业单项冠军。

几个月前,作为海藻酸盐领域的顶级应用,明月海藻年产200公斤体内植入用超纯度海藻酸钠生产线已正式投产。这意味着明月海藻正式实现了组织工程级海藻酸钠的制备及产业化,填补了国内空白,成为继美国杜邦公司之后,全球第二家能够生产超纯度海藻酸钠的企业。

“海藻酸钠是提取自褐藻的天然聚阴离子多糖,其水溶液具有较高的黏度,可在极其温和的条件下遇钙离子快速形成凝胶,生物相容性好,加之人体内不存在特异性降解酶,植入后不会引起排异反应,已成为组织工程热点材料之一。”张国防介绍。

要想开发出用于治疗肿瘤、糖尿病、心力衰竭、尿失禁及急性肝衰竭等疾病的高端医疗器械产品,就必须先获得满足体内植入要求的组织工程材料。超纯度海藻酸钠原料既可以当作直接注射制品,用于心力衰竭治疗材料、药物及活性物质载体以及美容整形材料等,也可作栓塞剂用于肿瘤介入治疗、栓塞止血等,更可作为细胞支架材料,用于构建人工器官。

超纯度海藻酸钠成品呈白色粉末状,如同细小的雪花。“可别小看这小小颗粒,杜邦公司的售价高达每克800美元。明月海藻通过自主技术的创新,大幅降低了制备成本和售价。”张国防说。

从一棵海藻到可以植入人体的超纯度海藻酸钠,明月海藻在挖潜海藻产业的过程中,构建了一条不断攀升的价值链:每吨8000元的海带经过提取变成价值1.6万元的海藻酸,再加工生成价值8万元的海藻酸纤维,做成海藻酸盐伤口敷料价值提高到240万元,而通过新技术纯化得到组织工程级海藻酸钠价值高达20亿元……让“小海藻”有了“大价值”。

拥抱新兴领域,做大产业链

“经略海洋,从一棵海藻做起。”在中国海藻生物科技馆的入口,有这样一句话,概括了明月海藻的产业布局思路:围绕海藻活性物质的深度开发和应用。

作为高品质的原料供应商,明月海藻下游是一张星光熠熠的品牌名单,从食品行业龙头到化妆品国际大牌,再到医药行业巨头,都是行业翘楚。

在对海藻附加价值的研发探索中,明月海藻发现了更多健康领域、医疗领域的功能。于是,明月开始了大刀阔斧的转型,从单纯的原材料供应商转型向更多终端产品领域布局,实现从原料到终端的全产业链贯通,把“一棵海藻做成一个大健康产业”。

围绕老产业向上下游不断延伸,明月海藻从基础的海藻酸盐、功能糖醇等传统原料产业,转型延伸到海洋化妆品、海洋功能食品、海洋生物医用材料、海洋生物肥料等新兴产业。

在海洋化妆品产业,明月海藻推出了自己的“爱熙”品牌。在国庆阅兵期间,“爱熙”海藻面膜和海藻护肤品曾和其他“国货潮牌”一起,守护女兵们的飒爽英姿。

在海洋功能食品领域,明月海藻对褐藻多糖、岩藻多糖和褐藻寡糖等活性物质在功能食品、促细胞生长、组织工程、调节免疫力、清除幽门螺杆菌、抗肿瘤等方面的应用研究均实现了突破性进展。

在海洋生物医用材料领域,海藻酸钠独特的物理和化学特性显示出了它的优越性。在中国海藻生物科技馆展厅里,张国防给记者做了一个实验,一卷白色医用敷料沾上模拟血液的溶液后,立即将模拟血液吸收并转变为胶冻状,出血的伤口不会再跟敷料粘连在一起,而且还能促进伤口愈合。

在海洋生物肥料板块,明月海藻开发了海藻生物有机肥、海藻复合微生物肥、海藻活性寡糖植物生长调节剂等一系列绿色高效的新型海藻生物肥料, 畅销海内外。

在展厅里,更多新上市的终端产品正在向人们展示一个不一样的明月海藻:可以作为减脂代餐的零脂低卡海藻金花四季凉粉,高膳食纤维的婴儿和中老年人营养米饼,种类繁多的冻干宠物食品……在消费升级和技术研发的共同作用下,人们对健康有了更高标准、更精细的需求,也成为了明月海藻产业演进的方向。

在明月海藻勾画的千亿级产业链的蓝图中,这只是一个开始。

今年,青岛明月海藻集团总投资5.5亿元的海洋健康智慧综合体项目将落子最新成果。“我们将打造一个集工业旅游、科技研发、学术交流、科普教育、智能制造、创新创业、互联网个性化定制、康养服务、体验营销等于一体的海藻健康智慧生活新业态综合体。”张国防说。

未来,明月海藻要打造的是一个海藻健康产业生态系统,赋能生物医药、医用材料、功能食品、动物营养、个人护理、现代农业、科研试剂、现代工业等终端产业。

坚定逐梦深蓝,做强创新链

和青岛这座城市一样,明月海藻也是向海而生,因海而兴。围绕海藻产业打造千亿级的海洋健康产业链,不仅是明月海藻美好的蓝色畅想,也是青岛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进程中产业布局的重要方向。

张国防为构筑这一基于产业链上下游协同发展的产业生态圈规划了一个时间表:力争用10年左右的时间,推动集团公司年产值突破1000亿元,并拉动上下游相关联行业产值1000亿元,打造一个年产值达2000亿元以上的海洋新兴产业生态集群。

之所以有这样的信心和底气,是因为,明月海藻背后,有强大的创新支撑,可以为产业生态的拓展提供永续动能。

早在2000年,明月海藻就请到了时任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海藻学奠基人曾呈奎教授,并在他的帮助下,组建“明月海藻技术中心”,成为全国最大的海藻综合应用和技术开发研究中心。20年来,明月海藻与顶级科研机构和专家学者不断加深合作。

如今,在明月海藻,两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和国家地方联合工程研究中心这四大国字号科研平台,正在不断助力企业攻克技术难题、突破海藻价值天花板。

据统计,明月海藻集团先后完成青岛市以上科技创新重大项目80余项,通过省部级科技成果评价20多项,主持或参与制定国家、行业标准11项,制定产品技术标准100多项;申请国家发明专利94项,获得授权发明专利46项,获得行业唯一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省部级科技奖7项。

通过海内外布局,明月海藻形成了“一个中心、三大基地”的产业创新链条,以明月海藻生物科技中心科技牵引,以青岛西海岸蓝色海洋生物产业基地、智利明月海藻资源开发基地、江苏明月海洋生物产业基地整合全球优质资源。

在海洋生物产业园区,明月海藻已经培育、孵化海洋生物企业20家,其中高新技术企业5家,产业涉及海洋生物科技、医疗用品、食品配料、保健器械、海洋化妆品、海洋新材料、创意策划、互联网营销等。

在这条从海藻延伸出的创新链上,明月海藻更像是一块磁石,在海洋健康产业的引力场里,不断集聚更多优质产业资源,一道逐梦深蓝。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